搜索:
     
    甘作艺术青藤门生
     
    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 2018-01-29 15:47:18
     
     

      我一直不应承写黄东辉画家。这名用传统笔墨表达现代都市生活、甘心作徐青藤“门下走狗”的人,我一直以来,还没想好该怎么去表述。


      第一次见到黄东辉的画集,是在一个书画院,当时觉得他用古意写今,以普通的工作、生活物件入画,配很好的诗文,很有韵味,后来我试着和他联系,陆续便有了交往。


      他对传统书房、桌案、梅兰竹菊、烟灰缸、电脑键盘等的摹写,因为构图精巧、画面简单、画风简洁,透出一种古味,又不失当代生活的新意,几乎可以看出自齐白石以来以日常物件、动物、果蔬等入画的影子。这样的代入式的表达,总给人以时空穿越之感。比如,他用传统笔墨演绎一根燃烧将尽的香烟,诉说的是岁月的雕琢,点染的人生的春色。


      我也见过几名市一级的美协会员,他们也在极力创新,但画的冲击力、视觉效果似乎没有这么强。我一直在思考,别人可能口味不厚重,“味道””有可能差那么一点点,但是到底差在哪呢?


      我搜寻不得,大概想到那么两点,以求教于方家。


      一是黄东辉早年的经历使然。他出生于写了清代四大谴责小说之一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小说之一的“我佛山人”吴趼人的故乡——佛山,自小生活优渥,未满20岁即到海关的一个部门工作,担任领导秘书,负责材料写作等工作,中年经婚变,因31年工龄“高寿”,主动申请提前退休,以极大的勇气离开衣食无忧的单位。成为一名职业画家。这和一般的容易落入窠臼的画家个人际遇略有不同。如果一定要套用高逼格的公式化描述,他出身不凡,见过世面,中年以后为了理想信念而战。


      二是他用功极勤,悟性较高。他自知出道太晚,遍临天下名帖、名画似无可能,因此在学画方面,专攻任伯年、吴昌硕、齐白石等,远取唐伯虎、徐文长、八大山人人、吴门画派之趣,尽得风流雅趣;书法学大唐武则天“飞白”遗韵,大胆出新,不走时人路子,敢于不落窠臼。我有时候和他联系,他不是在文博宫,就是在茶博宫,要不就是在画廊。人说功夫在诗外。他原本就是天资颖达之人,每天早起临帖、书写、画画,空闲之余,看书,喝茶。我在他的书房里,看到历代名家书画合集、古典诗词合集,大部分他看过,可以当着来者的面背诵部分诗词篇目,仔细道出史上一些名画的时代特色。这还不是酒桌上的酬唱、简单对付,而是腹有诗书气自华。


      他的画出奇,首先要归功于他边款的可读性、耐看程度。在精选的仿宋纸或其他很讲究的纸上,在画完以后,他使用漂亮书法,或飞白,或行书,展现现代市人的生活意境画卷,叩击古人的心灵世界。


      这人也奇怪。成为职业画家后,他时间宽裕、心性自由,领着退休工资,加上书画润格,他悠哉悠哉,对文物的收藏、对传统小物件的珍爱是更上层楼了。他到东南亚写生,体会时空的更迭、人世的变幻。他在深圳美术馆、深圳海关大楼等举办本土画家作品展,深圳美术馆原馆长宋玉明先生先生欣然为其作序,赞赏有加。


      他多次和我探讨酒后吐真言、酒后真性情、酒后真境界。我都是退避三尺。无他。我酒量实在是有太大的上升空间。难得一聚,他一般都亲自带酒,或内蒙的羊囊装的烈酒,往桌上一放,艺术似乎就有了很高境界似的。


      因他姓黄,我们便戏称他为“黄教授”。因他2017年喜得千金,百日之时,我当日出差在外,也尝试以微信红包“入画”,奉以微银,表示祝贺。他拒之以千里之外。书生意气、挥斥方遒、豁达大度,可见一斑。也许,从此以后,我们要送其雅号“鉴黄大师”了,即入其法眼,对其青眼有加者,有可能是书画精品、人中良品。否则,施以白眼。


      他现在在福田已觅得一佳处作为新的工作室,以便潜心创作、研究。以他现在的年纪,本就敢大胆创新,假以时日,六十变法,前景可以期待。


      何所似沙鸥

     
    (新闻来源:艺术家提供)